「逡巡」

「我是这荒芜世界中,你的信徒。」

「Somebody like you」

置顶‖逡巡者.

逡巡
不介意的话就叫我阿巡吧
画画写东西就图个开心而已,所以很鸽,抱歉(。)

【杰佣】破风

#吸血鬼杰克x血猎奈布
#19世纪末的欧洲背景
#bgm:The Eve(前夜)—EXO

  “嘭!”
  一声枪鸣从树林中迸发出来。
  “嘭、嘭!”
  接着又是两枪。
  奈布的心情不错,他愉悦地吹了声口哨,然后将手枪插进腰上别着的枪扣里,接着取出绑在大腿一侧的匕首,灵巧地在手里耍了个花样。
  他走到尸体旁边,尖耳的吸血鬼脑门上一枪,右腿上一枪,还有一枪在心脏上,奈布用了淬过圣水的银子弹,再不死透可就说不过去了。
  奈布麻利地用匕首将吸血鬼的头颅砍下来,小心翼翼的不让血液溅在他身上,再装进黑色的袋子里,他还要靠这颗脑袋去拿赏金呢...

【杰佣】Smoke

#阿九太太的师生pa @阿九会拖稿
#ooc预警
#烟吻

  奈布正在被人追赶,他边躲边逃,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对他穷追不舍。他跑着,结果不知怎的脚下一踉跄,奈布摔倒在地,抬头之际,爪刃已然落下!
  “嘭!”
  “奈布·萨贝达!”一本书砸在了奈布的脑袋上,他抬起头,数学老师正站在他面前,“这是你这个月第16次在我的课上睡觉了!我一定要告诉你的班主任让你的家长来学校一趟!”她的嗓门很大,刺得奈布耳朵疼。
  这就是为什么,奈布现在站在他的班主任杰克的办公室里的原因。
  暮光斜落进办公室里,跳跃在杰克的发间,地板上或是桌面,这里只剩他们两...

【杰佣】Attack

#开膛手杰克×佣兵奈布
#19世纪欧洲背景

  那是午夜的伦敦街头,静谧却也暗流涌动。
  “滴答,滴答……”暗红的液体积流成洼,刀刃上的血液一滴一滴坠入其中,荡起涟漪。
  杰克拿出手帕,拭去他爪刃上的血液,然后在那位小姐的肩头放上一枝玫瑰。
  “晚安,小姐。”
  即使你不会再醒来。
  “装腔作势的家伙。”黑暗中有人这样说道。
  杰克耸了耸肩,他无奈地笑道,“这是我身为绅士该做的,倒是你,佣兵奈布,你应该目睹了全程吧?都不准备出手阻止我一下吗?”
  “为什么要阻止你?”一个男孩从黑暗中走出来,是的,男孩,...

【杰佣】Aching Soul [1]

#恶魔杰克x天使奈布
#私设多如山系列
#BGM: Young and beautiful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塞林格《破碎故事之心》

— Vol . 0 —

  能伸出手吗?能够拥抱我吗?能说你爱我吗?
  在我们的故事结束以前……
  在我们失去一切以前……

— Vol . 1 —

  圣光斜落在伊甸园中的每一处,智天使像蜜蜂似的飞来飞去,打理着成片的鲜花,其中有一个少年侧卧着,双手搭在一起放在脸边,身体微微躬着,双腿也蜷起,...

【佣兵中心】Monster[3]

#监狱pa
#主杰幸佣修罗场,微all佣
#幸运儿是私设,叫西泽尔

–Vol.3–

  年轻的佣兵倒在地上,他棕色的发混合着血液黏在脸上,眼皮似乎越来越沉,在双眸合上之际,他看见杰克锃亮的皮鞋尖上纤尘不染。
  怪物,他想。

  现在将时间调回他们刚入狱的时候。奈布回想着自己的编号,然后按着编号去找了自己所在的那栋楼,C区有三栋楼,两栋是宿舍,都是六层,清一色的水泥深灰色,只分一二栋,从外观上看不出什么区别。还有一栋是食堂,就两层,外面还用白色油漆粉刷过。
  “1127……是二栋啊。”奈布小声呢喃着,他的身后跟着西泽尔,他和奈布一样是三栋。
 ...

【点文】杰佣的春夏秋冬

#现pa
#绅士杰克x学生奈布
#是小可爱点的甜饼,共四章,其二

-★-  Summer

  夏天来得很快,可伦敦城中依然是阴雨连绵,不冷不热的天气,这对喜爱运动的奈布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况且他还有两个月的暑假。
  他小时候是在地中海沿岸长大的,那里的夏天几乎没有雨,于是他就去海边游泳,找上邻里的几个同龄孩子一起去踢球,在干燥的夏季挥洒汗水。
  所以说最近奈布不开心,因为天气。
  杰克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点,于是他打算带奈布去旅行,但这事得在一个合适的时机说出来才浪漫不是么?
  于是这天,杰克和奈布同撑一把伞在街上漫步,偶尔能听见飞机的...

【点文】杰佣的春夏秋冬

#现pa
#绅士杰克x学生奈布
#是小可爱 @端木风亿 点的甜饼,共四章,其一
#我不管我就是要无脑甜!

-☆-  Spring

  春天来了。
  奈布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飞翔的燕子落在不远处的屋檐上,他忽然想起他与杰克先生也是在初春时认识的,那天就像今天一样,是伦敦城中难得的晴日。
  于是奈布便在回家前去了一趟花店,杰克先生喜欢玫瑰,他记得的,鲜艳似火的红玫瑰,他还记得她的花语——热烈的爱。
  奈布挠了挠微红的脸侧,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孩,引得花店老板娘都忍不住笑着问他是不是要去对心上人表白。
  “不是的,女士,”奈布摇摇头,伸手接过那一...

【佣兵中心】Monster[2]

#监狱pa
#主杰幸佣修罗场,微all佣
#幸运儿是私设,叫西泽尔

–Vol.2–

  一出去,年轻的佣兵顿时和其他人一样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这可比船仓里的臭味好太多了。
  只是,当奈布将视线落到那座岛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大事不妙,小岛的周围装满了将近十米高的电网,入口是一扇铁门,也一并连通了电网,那上面有块发锈的铁板,歪歪扭扭地写着——第五监狱。
  真是糟糕极了,奈布想,现在他想要逃出去可遇见了个大麻烦。
  “下船了!都来这边排好队!一个一个下!”警员头子大声喊着,打断了奈布的思绪。
  总之还是先进去吧,观察观察内部情况,奈布摸了摸鼻子,如...

【佣兵中心】Monster

#监狱pa
#主杰幸佣修罗场,微all佣
#幸运儿是私设,叫西泽尔

–Vol.1–

  奈布·萨贝达已经在海上漂了两天了。

  两天前,他和其他几十个人登上了这艘船,仅有的一盏吊顶悬在他们头顶,散发着昏暗的光,船仓里惯有的令人作呕的鱼腥味混合着几十个人身上的汗臭味几乎快要让这个年轻的佣兵窒息。
  是的,奈布是一名佣兵,他在一周前出任务时失败了,雇佣他的人第一时间和他撇清了关系,并将全部责任嫁祸到了他身上。之后,他被逮捕了。而就在两天前,他忽然被点名转移到另一所监狱,第五监狱。
  第五监狱——那是个奇怪的地方,这所监狱在外界恶名昭著,它位于...

1 / 3

© 逡巡者. | Powered by LOFTER